224426ygxu2ftx5zsu7ut5.jpg.thumb 1

离开桂林已一月有余。

总以为自己就是个随遇而安的人,但是总会在离开一段时间之后,暗暗念想。虽然人已在广州,但大半颗心,却遗留在了桂林。那里有太多的回忆,带不走,擦不掉,不断在眼前飘过,像轻盈的水雾,朦胧撩人。

桂林是死的。

青山常在,绿水长流。好像从来没有被打扰过,也从来没有打扰过别人,山只管绿了游人的眼,水只管清了客人的心,互不叨扰,萍水相逢。象鼻山永远是那座象鼻山,漓江永远是那条江,从来没有因为我的到来而改名换姓,也从来没有因为我的离去而伸手挽留。甲天下是它,它只是甲天下,无它,仅此而已。

桂林是活的。

且不说,春有烟雨漓江,夏有漂流遇龙,秋有银杏海洋,冬有两江四湖,单是人来人往的阳朔西街、十字街,就足以让人流连忘返。它的步伐,不紧不慢,跟着上班族起床,跟着夜猫子安睡,从来不自作主张,凡事都向着它的家人们看齐。你不必体验如北京的早晚高峰,也无需体味如玉门的死寂落寞,桂林的形象,总是那么的亲切,不骄不躁,不快不慢,总能令人爱上它。

那里,满满的回忆。

那个第一次见到失望、离开时又不舍得母校;那些相处时愉快,各奔东西时又伤感的同学;那一条条踏足时惊喜,怀念时又心痒的街道;还有那天天吃着如同主食,尝不到又暗暗感叹的桂林米粉……还有太多的记忆,都洒遍桂林城,等待岁月的清洗,时间的拾掇。但是,没有什么是不能忘记的,也没有什么是能忘记的。

愿一切依旧,愿初景未改。

 

图片作者:幸运黄山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