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42419822402883012 1

看到这样的场景,总会想起柳永的「雨霖铃」:

寒蝉凄切,对长亭晚,骤雨初歇。都门帐饮无绪,留恋处,兰舟催发。执手相看泪眼,竟无语凝噎。念去去,千里烟波,暮霭沉沉楚天阔。

多情自古伤离别,更那堪冷落清秋节。今宵酒醒何处?杨柳岸,晓风残月。此去经年,应是良辰好景虚设。便纵有千种风情,更与何人说!

想起在大学宿舍与同学畅饮到深夜,他们猜码我摇色,一起玩牌,毫无顾忌,聊着你我他的鸡毛蒜皮。

此去经年,往事历历在目,但是这样的「快意人生」似乎再也没有下一次了,那些欲言又止的心里话,只能埋在心底,等待某个不太可能出现的时机,一吐为快,又或者,等着跟自己入土为安。

何夜无月?何处无竹柏?但少闲人如吾两人者耳。

孤独感原来从古就有,再喜欢安静的人,恐怕也会有一些想与人说的话。

 

今夕何夕,青草离离。